奉捧花酒_

星辰

#明弈#
#是刀子哦#

明世隐那窥探天机的本事,是弈星拿一双眼睛换来的。

明世隐师从牡丹方士,随他师父一样擅于占卦吉凶,卜测命运。
而他们这类人,往往追求的是真正的窥视天道之术。占卜命理,命定不可违,可若能先知天机呢?
但凡人妄想知天机,必要付出代价。正如想比别人看的更多,便要失去原来能看到的。
那日他踏进院子,对上弈星空洞无神的双眼时,是什么想法呢?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明世隐只记得他刚走到弈星面前,那孩子恍似才听见动静,低头软软喊了句师父。
“谁准你这么做的?”
“徒儿只是想为师父做点什么。”
弈星的表情很平静,如果忽视那双再也亮不起来的眼睛的话。
明世隐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弈星曾问他可有什么心愿。
那时他答,秉承方士遗志,续求天机之道。
“所以你遍寻古籍,终于在我的书房里找到了可替代他人承受盲目之痛的禁术。”
弈星知道师父这是生气了,他慢慢跪伏下来,嗓音快低到尘埃里。
“徒儿想过师父会责怪徒儿自作主张……但徒儿不后悔,当年师父救我于黑暗困苦境地,又待我如亲儿养育教导,便是这条命折了给师父延寿,徒儿也觉得值当。若能圆师父一个心愿,徒儿心满意足。”
良久,弈星只听见那人轻飘飘地一叹。
“错了,弈星,我并非要责怪你自作主张,而是问你,这样做又能给谁看?”
“这是我的心愿,可我不需要你为我这么做。”
扣在泥里的玉白手指在颤抖。
“去静室跪着吧,今晚的饭不用吃了。想清楚前,这段时间也待在那。”

“最近他反省得怎么样?”
明世隐漫不经心给自己斟了壶茶,问道。
公孙离道,“时而缩在角落,时而拿了棋盘跟自己下棋。我去看他时问他要不要给棋子刻个记号用来分辨,他说不用,自己记得黑白两棋每颗落子的位置。”
“他一直很聪明。”明世隐抿了抿唇角如此赞道。
“……真想劝劝你,左右就那么一个徒弟,有时候可以宠着点的,你太过严苛了。这两天送过去的饭,一粒米都没有动过。”
“严师出高徒,不是吗?”
“得了吧,那孩子一直很乖觉,这次事若是换了别人家的师父,一定心疼的不得了,就你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明世隐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默了会,又开口:
“且先不讲这个,明日我们便往长安动身。”
公孙离猛地抬头看他。

静室的门被人拉开了条缝,久违的光线渡上弈星苍白的小脸,他只觉面上一暖,眼前却漆黑黑的什么也没有。
“弈星,首领要带我们回长安啦。快收拾一下,吃点东西好不好?”
女孩子温柔的嗓音飘进耳朵里,隐在黑暗里的少年却打了个寒颤,艰难地开口问道,“是出什么事了?”
“他没说,若你去问可能会透些口风呢。”
弈星没再说话。
静室四面无窗,合上了门便是不见五指,不过对他来说也并无差别了。
师父希望他想清楚,可不管他如何想,最后只是摸摸心口,迷茫无措的样子。
为何要悔?
他一头扎进去就没想过要出来了。

车马走得颠簸,路上吃的也不好,弈星又是受过罚的单薄身子,很容易就染了病,还是高热。
后来出了什么事他完全不知道了,终于熬到长安把他安置下来。一张小脸烧得通红,眉头紧锁着,嘴里软软糯糯叫着师父我难受,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明世隐在床边亲自照顾他,叫郎中煎了药喂下去,毛巾冷水换了几趟。忙活了一宿总算见烧退下去了,才略松口气。
公孙离打着哈欠换掉最后一盆水,看着自家首领温柔耐心的动作内心有些复杂。
要是被弈星知道,怕是恨不得自己多病几场了。
诶,这对师徒。

弈星病得迷迷糊糊,直到后半夜意识才恍惚归位,鼻间嗅到一股牡丹花香,温暖又熟悉。
是师父的味道啊……我现在应该病得很严重,居然还在做梦。
正在弈星打算继续睡会时,头顶传来了明世隐的声音。
“醒了?”
和温暖怀抱截然相反的冷淡语气,弈星猛地一个激灵,慌慌张张从被褥里头爬了出来。
“师、师父……我……”
“不必行礼了,先好好养着病。一脚踏进鬼门关了你知不知道?”
“是……”
恍然发觉自己与师父贴得这么近,弈星没来由地红了脸,手指虚虚绞缠着,身体不安分地动了动。
“奇怪,怎的又红了……烧不是退下去了么?”
弈星感到一双大手抚上自己的额头,探了探又抽离,徒留下点点温暖细腻的触感,教他有万般不舍。
“已经没事了,很快就能见好。”
身边人的位置蓦然一空,弈星仍在发愣,傻傻地伸出手去扯了扯那人的衣袖,问他:“师父……您能不走吗?”
能不能陪陪我?
“你倒是不记罚,或者是还没有想通,非要将自己折在这上头?”
少年头一点点低了下去。
“……徒儿愚昧。”
他从来都是骄傲又耀眼的天才少年,拼了命的修炼棋艺成为大唐国手,想要追上那个背影的渴求那么强烈汹涌,却好像从来没有得到过认可。
是了,一定是他做的还不够好。
明世隐道,“弈星,想知道我们为何要突然回长安吗?”
弈星摇摇头。
“裴擒虎死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抓了,不知为何被别的势力知道我获得了先知天机的术法,拿他的命要挟我为他们办事。”
明世隐语气淡漠轻柔得像根飘忽不定的尾羽,弈星却是瞬间面上血色褪尽。
“裴擒虎知道就算我答应了,他也会死,所以他选择……”
“为什么?”弈星失神的双眼对着某个方向,颤抖着开口,“师父明明……能看到不是吗……”
明明可以提前就……救他的。
“弈星。”
明世隐叹了口气。
“没有人可以违背天命,天机只是为了更好地让术士明白它的强大。就算知晓了未知的轨迹,凭我一人之力也无法扭转乾坤。”
“我的师父是位真正的高人,他早已把众生万相摸得通透。要我追求天道,想教与我的是世外之道,是顺应无为。”
“可师父不是擅长改命之术……小小天道,奈何得了您吗?”弈星看不到明世隐失笑的神情,一字一句缓慢而坚定道,“在徒儿眼里,师父是最厉害的。”
“这便是因果。弈星,是有人为你的意气用事付出了代价,裴擒虎因你而死。”
少年怔了好久,失神地喃喃道,“是这样吗……”

明世隐刚带上房门,抬头就撞上了杨玉环的脸。
“有事?”
“我都听见了,”女子随手抚了抚衣饰,压低了声音说,“你明知道就算没有那孩子,我们迟早要回长安去,阿虎的那个任务只要被抓就是九死一生——跟弈星没有什么关系。”
“我这当师父的想让他明白什么是担当,何事做得何事做不得,有什么问题?倒是你们,似乎对我的徒弟关心得很。”
杨玉环欲言又止,最后只得软声道,“阿离那边我帮你瞒下了,让我进去看看他吧。”
“那孩子其实很好懂,不是吗?”

弈星高烧是退了,病却未好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仍在咳嗽不止。
直到公孙离某日敲开弈星的房门才知道他已经恶化到了大口咳血的地步。
少年自昏沉睡梦中被自己咳醒,跌入牡丹花味的怀里。他费力咽下喉间翻涌的猩甜味道,轻声问,“师父,我是不是要死了。”
“别瞎说,过来把药吃了。”
怀里的人听到这句话后却慢慢露了个好看的笑容。
“师父一定是看到了,这样也好……”
“这是最后一次让您失望了……”

明世隐还记得自己捡回弈星的那个冬天。
跟别的小孩儿不一样,他出奇的安静不爱说话,总喜欢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
大概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养个小东西吧,看到雪地里冻的要死了的小孩儿他没来由地就带了回去。
取名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给小孩系了条披风又买了花糖,明世隐在前头走了一截恍然觉得不对劲,回头一瞧那孩子为了追他一头绊进了雪里。小孩撑着身体艰难地爬起来看他,鼻头双颊冻得通红,水泽在眼眶里打转儿,活一副被人丢弃的委屈兮兮的模样。
“我说过以后就以师徒相称了,跟不上我便说,不必拘谨。”
“我、我一定会跟上你的!”
小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得像颗星辰。
后来小东西越长越让人惊艳了,等到长成了少年,竟是比姑娘家还要好看的。明世隐常觉得弈星是某位神明的得意作品,纳了整条银河嵌进他眼里,偏偏又随意丢弃在荒天雪地里让他白捡了去。
弈星是个天才,他夜以继日将心思扑在弈棋上,抱着几分隐秘的、卑微的愿想。明世隐从来都知道他的这些愿想,却只把认可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要想成为一把真正的利器,他的徒弟不需要那些无聊的赞美和安慰,他一直在看着他,一点点长成他期待的样子。
也许是不想让弈星为了自己一个无关紧要的心愿舍弃重要的东西,为了让那个傻徒弟长点记性和心眼,明世隐直接把人丢去了静室反思。
弈星从来没缺过体罚,甚至有次曾被他罚跪在大雪天里一整夜,整个人大病了一场,醒来后对着师父仍是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在自行活动范围不小的静室,算不得什么的。
但那时候浮上心头的微妙感觉是什么呢?
“一腔炙热赤诚心,天底下最珍贵的东西。仗着是他师父,就能随意糟蹋了?你看过这么多人心,最该看的那颗却单单忘了。”
那天公孙离冲到他院里对他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说教。
明世隐没有说话。
他忽然想起刚开始弈星在他面前输的一塌糊涂的时候,那孩子固执地把自己关在房里自己同自己练习博弈,每一个晚上能破掉一张阵图。
弈星拿着破解之法和进步些许的棋艺凑到他面前,表情像只等待夸奖的小狗崽儿。
“师父、师父,怎么样?”
“不过是最基本的日益渐进,你还差得远。这本书参悟完就照着我的书架过去继续研读,切忌骄傲自满。”
弈星又把自己关进了房。
他知道弈星永远不会记恨他这个严厉刻板的师父,但还没等可以稍稍松一些管教的手段了,却要亲眼看着他离去。

弈星最后跟他说,其实他很怕黑,待在静室里一个人下棋他是非常害怕的。
但他逼自己适应下来了,因为绝望的时候只要想到师父就有了力量。
所以不用担心,黄泉大路再如何黑他也能一个人走。

〖杰佣〗对立面

溜了杰克三台机、砸了他无数板子,拉了无数嘲讽值的奈布终于皮断了腿。
“你不是皮的很开心么,怎么不挣扎一下?椅子还很远。”
“嘛……该溜还是得溜,这是我身为雇佣兵的责任。”刺客对了对手指,“如今我的使命已经完成,溜你三台,坐你两台,虽然被打的很痛但我可以被一个人模狗样的绅士抱着送上舒服的椅子安享剩余的时间,不用去面对那该死的密码机我觉得挺好。”
“……”
“哎呀痛!”刺客啪的一声被摔在地上,他摸了摸屁股,抬头一看愣了。
“喂,杰克――你不挂我么?”
“您自己在工厂的杂草上安享时间吧,我记得您从来不带自摸。”
卧槽,狗杰克。
奈布摸了把脸,内心开始痛骂杰克。
“嘟呜――”大门开启的声音。奈布趴在地上扒拉着草,感觉到越来越近的心跳,手顿了顿。
“身为监管者的你真是一败涂地呢……被他们跑了,现在终于要挂我了吗?”奈布毫不留情的出言讽刺。
“你说的对,不过我决定放了你。”杰克像提鸡仔一样提起小佣兵,帮他拍了拍身上的杂草。
“为什么?”
“反正已经输了,挂不挂你都无关紧要。”
“可挂了我至少你的战绩看起来不那么难看。”
“趁我现在心情还不错,偶尔想要发发慈悲,你再不走我送你去vip?”
“送就送呗。你要是送了下次再见我一定溜你五台机。”佣兵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在杰克怀里。“反正赢了,我走不走也无关紧要,就当是我可怜你留下来陪一陪孤寡监管者。”
“……”
最后杰克还是将奈布送到了地窖。
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明明这小东西嘴贱的要死,他却偏偏不想就这么挂他。
“下次再见,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这句话同样送给你,杰克先生。”

#杰佣# 纵火犯

是正文!不是车!但lof就是不让我过……
评论区再发一次,走链接吧

黑化有角色严重崩坏有√
ooc√私设如巨山√前刀后糖√

https://shimo.im/docs/U5KgKfgvI6Q8xvmw

#杰佣#哥斯拉的纯奶(1)

奈布设定是巨兽√可化形的那种√
金玉在外内里烂透杀手杰x超凶纯种兽裔小奈布
巨他妈ooc!ooc!但我心中的小奈布就是这样可爱又坚强的孩子了!我永远喜欢他!

裹上浓雾后的伦敦褪去喧嚣,彻底宁静了下来。
一头巨大的身影飞速奔跑在漆黑的大街小巷中……没错,是一头。
奈布.萨贝达是一只巨兽。
他的种族没有自己的名称,因为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他们究竟是什么东西的后裔――一只成年的巨兽拥有一幢小洋楼高的体型,每只兽在出生约10天时就可以化形为人类。如果是“纯种”的兽族,他们的化形可以与真正的人类一般无二。
这个族群繁衍了近千年的时光,经过众多学士族人研究发现,他们与人类交配后繁殖率比族内自我消化的繁殖率高太多!这意味着他们持续呈负增长的人口有了新生的希望!
但他们有个非常操蛋的特点,那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以本体做做伸展运动……不然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不受控制地突然变身……自从族内允许与外界通婚后有段时间经常传出有族人在与爱人研究房事时忽然变回了本体,大多数人类惊吓至死,少数没被吓死的又是一桩令人痛心疾首的离婚惨案。
人类是种非常自私懦弱的群体,他们的害怕源于未知,哪怕你先前刷满了好感,他们在面对突然变成怪物的爱人时,又有几个能做到不离不弃?
后来人类逐渐发明了很多威力强大的武器,大多数的兽族选择了隐居避世――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吗?整天被人类追着打的兽族心已经很累了。但有些兽就是不怕死嘛,因为爱上了外界繁华或者别的什么原因留在了外面,把自己小心地隐藏在人类中间,和他们一起做事、一起生活。
奈布是只有理想的兽,他可是立志要找到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的!这么远大的理想怎么能因为这点小小的挫折就放弃实现的可能性?
虽然他体质有些特殊,在同龄的族人面前显得要年幼一些,但实际上他的身体经过长期努力的锻炼后变得非常强健,爆发力十足,一个打十个大概也没什么问题。现在的奈布.萨贝达受雇于东印度公司,是一名雇佣兵。平时接接任务,有空了就到处跑寻找没尝过的美食,奈布觉得人类的地盘简直是天堂啊天堂。
奈布抖了抖毛耳朵,深吸一口气准备来个全力冲刺,忽然鼻腔里钻入一股奇怪的味道。
唔……有点像生肉?似乎还有血腥味,嗷重大发现!奈布非常确定这是他从来没有尝过的肉类!而且还是新鲜的!
有了动力的奈布以最快的速度精准地找到了气味来源的街道――
然后与刚杀完人准备处理犯罪现场的面具杀人魔脸贴脸撞上了。

翻看日程,嗯,今天是个杀人的好日子。
看看天气,嗯,浓雾的夜晚最适合创造美妙的艺术品。
杰克优雅地擦着左手指刀上残存的血迹,俯下身子细细打量着自己的作品,少女的裙摆像是绽开了一朵血色的玫瑰,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美得像幅画。
杰克满意地哼起了小曲,忽然他察觉到了一道犀利的目光,几乎是电光火石间摆出防备的姿态,一个抬眸,杀人魔当场愣住了。
……这是个什么东西?幻觉?
和面前这只毛茸茸的巨型生物大眼瞪小眼的杰克心情十分的复杂。
当那只巨型生物当着他的面变成一个拥有宝石蓝色眼瞳的清秀少年后,杰克的心情十分的微妙。
“喂,大叔,你这里是不是有一种特别特别香的好吃的肉?”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沙雕东西哈哈哈哈哈

一个有毒的医园空脑洞

医园空三人的修罗场
医生园丁黑化#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emm...有的话我想写出来

设定是园丁空军是情侣关系,医生暗恋园丁于是把空军杀了,带园丁来看空军的尸体,却没想到园丁露出了笑容――园丁并不爱空军,同时她也察觉出医生对她的感情,跟空军在一起只是为了戏弄她们而已。医生彻底黑了,把园丁杀了尸体泡在卧室里。过了不久被人发现尸体,继而查出医生手里的黑历史,关进了精神病院。
奈布去看望医生的时候顺便带给她一份资料,上面写的是园丁曾连续虐杀社工、律师,并躲过了警方的侦查。如果不是艾米丽,这些事估计永远也翻不出来。
医生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明白。奈布走后她开始发病,又哭又笑,床底下有一把她偷偷藏起来的蝴蝶刀。
精神病院失火了,医生失踪了。

(医生很聪明,园丁既然有能力虐杀两个成年男性并掩饰得很好,那么她面对艾米丽的时候一定是游刃有余的――可是园丁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她杀死了。
园丁也许是爱艾米丽的,她是个极其没有安全感的人,当她发现自己爱上一个无法掌控的疯子时,病态的爱情观会很快将她撕裂,尽管她们是同一类人。)